• <rp id="b4xhx"><optgroup id="b4xhx"><p id="b4xhx"></p></optgroup></rp>
    <video id="b4xhx"><menuitem id="b4xhx"><strike id="b4xhx"></strike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<cite id="b4xhx"><noscript id="b4xhx"></noscript></cite>

      1. <b id="b4xhx"><form id="b4xhx"><samp id="b4xhx"></samp></form></b>

        <cite id="b4xhx"></cite>

          <b id="b4xhx"></b>
        1. <tt id="b4xhx"><form id="b4xhx"></form></tt>

            <cite id="b4xhx"></cite>
            <tt id="b4xhx"><form id="b4xhx"></form></tt>
            <rp id="b4xhx"></rp>
            <rp id="b4xhx"><meter id="b4xhx"><button id="b4xhx"></button></meter></rp>
            <rp id="b4xhx"><meter id="b4xhx"><p id="b4xhx"></p></meter></rp>
              <source id="b4xhx"></source>

              <rt id="b4xhx"><nav id="b4xhx"></nav></rt>

              作品詳情
              詩詞創作亂彈

              之所以叫作“亂彈”,是受到了秦腔的啟發。但這“亂彈”非那“亂彈”,我真的是“瞎彈”,所以大家不要當回事,只怕浪費了寶貴的時間,真的很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好了,言歸正傳,不說了。這次突然接到張瓊女神的旨意,要為三秦女子詩社上堂課。我驚愕之余,想著她們都是女神級的大俠,我又安能造次?但看到她的一本正經,知道逃不脫了。其實想來也好,是向各位學習的機會。恰好正在拜讀李曉剛教授的兩本書,一本《終南集·陶軒主詩詞》,另一本是《詩詞創作概論》,特別是后一本,其中講到的創作的謀篇布局和創作技巧等,對我都有很大的啟發。于是,刮腸搜肚,將個人平時在學習拜讀中的積累,和所理解詩詞創作的淺見,梳理幾條,“亂彈”一次,以此獻丑,謹望行家指正。

              第一個是立意

              其實也是老生常談,不過還想強調一下,立意的重要性。任何作品,都離不開“立意”。何為“立意?”清吳喬在《姜齋詩話》中說:“無論詩歌與長行文字,俱以意為主。意猶帥也。無帥之兵,謂之烏合。”可見,創作時對文字的排列組合,猶如帶兵布陣,這個“意”,就是統帥。舉一綱而萬目張,只要將意舉起,文字排列的項目,也就自然張開了。“意”也如“綱”一般。在一首詩里,創作的主旨“提綱”一樣的可以明目

              例如讀杜甫的《聞官軍收河南河北》,就會有一種輕快喜悅之感。杜甫在得到官軍平叛的喜訊后,既是漫卷詩書喜欲狂”,又是“白日放歌須縱酒”,以及乘興回歸的快樂。這種只有將國家的興旺黎民百姓的命運緊密地聯系起來,將人民的生活和國家的穩定結合起來的詩人,才會有如此的表現。杜甫的偉大,就在于悲天憫人的家國情懷。

              再舉女子詩社的例子。刊登在《陜西詩詞》今年第一期上的“三秦女詩人詩詞學做大賽作品”中,其中有張瓊的《課余收到昔日學生短信有感》,榮獲了三等獎:

              屏間小字久摩挲,一任斜暉到笑渦。解惑黌門三秩暖,知心學子五湖多。

              風廊影記誰嬉戲,月牖聲傳共詠哦。鬢白難酬遙問訊,惟將涓滴綠新荷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一個教師,張瓊的這首詩,描寫了收到離別三十多年學生,發來的問候短信,感到心中的溫暖。這么久了還有學生能夠記得,真是做老師的榮幸!更有遍及五湖四海的“知心學子”,可謂是桃李滿天下。回想起和當年的學生,在清風吹拂的走廊里嬉笑的情景,在月光普照的窗戶下,共同吟哦的往事,無不歷歷在目。如今自己已有些許“鬢白”,卻很難酬謝遙遠的慰問,只有如春風化雨般的用涓涓細流,滴滴甘露,撫育好每一屆“新荷”,方可慰藉。詩中的“三秩暖”“五湖多”“風廊影記”“月牖聲傳”,都是形象的描寫,寫得生動而親切。主題明確,立意高雅,揭示了師生之間的永恒情誼,和對教師職業的熱心。

              好的作品必須立意高,創意新,體現作者的價值取向。創作的過程也是感官對外界事物的審視過程,并且是藝術性和思想性的高度結合。每首優秀作品,都來自于對生活的深切體驗。外界的事物,通過詩人的靈感反饋,來發現事物所蘊涵的真正意義。張瓊的這首詩,是她對教師生涯悟性描寫一個方面。作者通過一條短信,就引出了一首真情而高雅的好詩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個就是意境

              唐代王昌齡在其《詩格》中說:詩有三境:一曰物境,二曰情境,三曰意境,我們這兒只說“意境”。“意境”不單是在詩詞里,在一切文學作品中,都是離不開的。意境是外界物象在心理的反映,外界的自然景觀,通過作者的感官,進入內心,表現出對外界事物的感受,從而形成創作的沖動。所以意境應該是主觀之“意”和客觀之“境”的結合,是詩人對生活獨特的心理感受,從內心經過加工后,創作出詩歌所要達到的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這里說到的“境界”,也有將“意境”稱作“境界”者,兩者有互通之處,也可以理解為詩意所要達到的范圍。王國維在《人間詞話》中說“言氣質,言神韻,不如言境界。有境界,本也。氣質、神韻,末也。有境界而二者隨之矣。”王國維所謂境界,主要是講景和情兩方面。他說,“境非獨謂景物也;喜怒哀樂,亦人心中之一境界。”對這些理論的東西,這里只提一下,不做更多的探究。每個人理解不同,認識有別,結論也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無論是“意境”,還是“境界”,也是體現作者的格局,乃至襟懷。就是要將心理的活動,用作品表示所能夠達到的范圍。詩歌的創作有寓情于景、觸景生情、情景交融的表現手法,表現出來后,顯示出雄渾蒼勁,恬淡自然,或者雄渾壯觀,悲壯蒼涼等,無不是心理和環境的結合,場景和感覺的相融,從而表現出作者的思想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意境有大有小,有高有低。根據作品表達的內容,可分為豪放派和婉約派。豪放派表現出氣勢磅礴,格調高昂,意境雄渾,感情激蕩。婉約派的筆調柔和,感情細膩,委婉纏綿,韻味深遠。不同的作品,也不是絕對的,或者有所側重,有所兼顧,不可一概而論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在創作時,根據自己所描寫的對象,所處的環境和當時的心情,以及個性來抒發感情。一般來說,描大自然的山水,跨度大的歷史事件,可寫得豪放一些,恢宏一些。比如豪放派的代表,蘇軾的詞往往都很豪邁,很有氣勢。婉約派則如柳永、秦觀、李清照等。毛澤東的詩詞也很大氣,寫出了偉人的性格。如他的《沁園春·雪》:“北國風光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……”,體現了偉人的胸懷。而偉人的另一首《虞美人·枕上》:“堆來枕上愁何狀,江海翻波浪。夜長天色怎難明,無奈披衣起坐薄寒中。曉來百念皆灰燼,倦極身無憑。一勾殘月向西流,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。”則相對婉約一些,從中讀到了偉人當時的苦悶心情。所以,也應該像先哲大家學習,既可以有豪放的作品,也可以有婉約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下面,可以從女子詩社冰黛兒女士的《惜春》,來淺析賞讀一下

              多時云鎖片時開,檐外光陰去莫猜。看水流長成雋永,惜春將盡自徘徊。

              一城疫引八方顧,萬丈風掀咫尺來。似此幽涯居不易,滿斟清思向誰裁。

              起筆從天空中云聚云散的自然場景著手,對句則是在室內囚家的人,無須猜測天氣包括時光的變化,表現出也無風雨也無晴”的超然情趣。頷聯有承接之意,可謂景中有情,情景結合。流水的雋永,春盡的惜別,都在心里體現。頸聯則轉得有一定的氣勢,寫出了一個城市的疫情,必然要引來了八方的眷顧,將“風”用萬丈來形容,表現出風力之長之遠,與咫尺形成反差,突現了疫情災難來臨之快、之迅猛,直接危及到了每一個人的生命安危。以至城市居住的不易。于是作者可以將清思“斟滿”,但又該向誰剪裁呢!各自宅家,難以傾述。這首乃是在疫情中,禁足宅家的心理描寫,從外到內乃至內心世界的真情流露。

              本人也有一篇《鷓鴣天·觀壺口瀑布》,其中有“黃沙卷浪峰巒動,煙霧翻騰星漢移”。主要表現在“峰巒動”和“星漢移”兩個詞組上,欲以豐富的想象,營造出一種磅礴的氛圍,以顯示壺口巨浪的巨大威力,可教山川峰巒震動,可使天上的星漢都在飄移。極力描寫黃河的咆哮,以揭示黃河的威然氣勢,和壺口的神奇,以象征著母親河的神圣和威嚴。

              無論豪放還是婉約,都要根據環境中來寫,寫好了都是好作品。一方面,來源于詩人的天性,可謂詩如其人。另一方面,則是靠后天的修煉。所謂“胸有詩書氣自華”,看得多了,經歷的廣了,眼界也就寬了,心胸也就開朗了。也就是說,作者的心胸有多大,作品所展示的意境也就有大多。所以,日常的多學習多練習很為重要,可以開闊視野,升華品位,提高格局。對于個人來說,就是一種品行上的修養,人生的錘煉,可使人生境界不斷地升華。

              第三個是“意象”

              “意象”就是所表達的物象融入詩人的心意,要使眼見之物,附上思想感情,將作者的心意,融化到物象之中。俗話說“境由心生”,寫詩之境,就是要依心而出景像。意象是詩作中所寫的自然景物,這客觀中“象”和作者心中“情”的完美結合,就會成為意念中的物象,為這自然界的“像”,添上一份情感的色彩 
                在古人在詩詞中,有好多意象都成了約定成俗,成為意念中的物象,甚至于有規律可循。如:梅花象征品格的高潔,月亮代表思鄉,鴻雁代表傳書的信使,柳表達離別時的挽留之情。竹以示堅貞高雅寧折不彎菊預示高潔隱逸,不慕名利。蓮預示花中君子,莊重質樸不嘩眾取寵。當然,要列舉還有很多的,這里就列出其中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環境和創作的需要,很多時候,眼前的景物還會被作者創造出更多的意象。如馬致遠的《秋思》,古藤老樹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古道西鳳瘦馬,都成了作品中的意象。

              在女子詩社里的張小紅女士,寫了好多感人的詩詞,這里,以她的這首《臨江仙·下班歸來》淺讀一下:“冷冷清清街道,明明暗暗樓臺。昏黃燈立一排排,星星慵眨眼,月亮懶當差。細細長長身影,聊聊落落心懷。稍微擠腳小皮鞋,匆匆梳洗罷,默默發回呆

              這是寫她遠在外地打工,一個人下班回去時孤獨的身影,連星星和月亮都慵懶得困乏了,為這些物象賦以心理的“意”,加上詩人的個人感情,而使其成為詩中的“意象”。作者創造出多個表示環境的“意象”,如“街道”“樓臺”“星星”“月亮”“身影”等,在這些物象前加上心意的描寫。既描寫了外界景物,又將心理刻畫得惟妙惟肖。使讀者看到了一個為生計而遠走他鄉,孤苦伶仃的謀生者的形象。夜晚街道的冷清氛圍,結合心情的寥落感,與行動的“匆匆”,精神的“默默”形成了鮮明的對照。作者善于根據當時的環境,來抒發心理感受,形成了一個個“意象”,來增加作品的感染力。

              還有刊登在《陜西詩詞》今年第四期上女子詩社的候江敏女士,作品是《【雙調·落·梅風】小院》:“黃瓜翠,青菜鮮,鳥歸來、覓巢家院。葡萄葉兒粘露點,下蝸牛、又把童年喚”。曲中著意創造出幾組意象,以描寫出真實的童年生活,顯得真切而自然。

              創作的過程,便是感官對外界事物的審視過程,是對作者心境的錘煉和功力的提升的過程。每首優秀作品,都來自于對生活的深切體驗,沒有體驗的作品,是談不上優秀的。外界的事物,要通過詩人獨特的嗅覺,和敏銳的觀察能力,來進一步發現事物所蘊涵的真正意義,再用心去描述,去揭示內在的美和事物的本來面目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四、謀篇布局

              李曉剛教授在他的《詩詞創作概論》里,談到了謀篇布局和創作技巧。讀后也得到啟發,在這兒談一下自己的一點淺見。作品的謀篇布局,需從起承轉合說起。如何謀篇?如何布局?怎樣體現主題思想?都需要靠謀篇布局來完成如何把感官的東西,通過思維的加工,變成詩歌的語句,就需要合理的布局,巧妙地安排,猶如運籌帷幄,決勝于千里。

              律詩的謀篇布局,要體現在起承轉合上,如杜甫的《蜀相》,開頭以設問句來起,直接點明主題。以鋪陳事物的由來,頷聯是承,有著承上啟下之意,也是眼里所見的意象。在這美好的季節,美好的環境里,再轉到頸聯上,直接寫出了丞相一生的功績。前邊用美好的來襯托,后邊則是無法實現的失落,從而形成反差,起到了強化主題的效果。在最后的尾聯更體現了作品的主旨:“出師未捷身先死,長使英雄淚滿襟”,將詩意升華到了一個更高的高度,擴展了作品的境界,成為膾炙人口的千古名言。

              這里再列舉一下三秦女子詩社雷君玲女士的《霜降閑吟》:

              彈指鴻歸已暮秋,憑欄望處畫盈眸。一籬菊盞臨霜舉,萬卷楓旗向日投。

              物象何曾因我變,時光從不為誰留。鑒于盛世當欣慰,多彩人生任筆酬。

              這首詩在《陜西詩詞》上,曾作為佳作予以點評。從其布局上,都已經十分得當。起句看到了“鴻雁歸飛”,聯系到時光流逝的自然。憑欄瞭望,秋景如畫般地映入眼簾,其中有景有情,情景交融。頷聯承接首聯,還是眼中所見,卻又更進了一步。一個“菊盞臨霜”,一個“萬卷楓旗”。將霜染的紅葉,比喻成“楓旗”,既新穎又形象。那么多的“紅旗”,在西風的漫卷下,無不向著秋陽投目。然后轉到了頸聯,達到了“詩中有我”的創作地步。進一步闡述了自然界不因我而變,時光也不會為誰而留下的人生哲理,是也對人生的最大感悟。在這樣的情景下,作品里沒有消極的悲觀,沒有人生苦短的哀怨,而是以積極的人生態度,為當今社會所欣慰。在這多彩的人生里,可由我任意揮筆,來酬謝這美好的時光。

              再如刊登在今年《陜西詩詞》上,女子詩社陳彩萍女士的《居家隔離》:

              隔離人盡鳥囚籠,生活須臾緩慢中。四十年來忽回首,原來過往太匆匆。

              這首絕句,起句說到了疫情期間的隔離,有著鋪陳的作用。對句是承接,表明了由原先快節奏的生活,一下子變得緩慢了起來。作者用了“須臾”,是發生變化的短促,來不及做任何顧慮。第三句是轉,轉到了另一個層面上來,當回首再看四十年的生活經歷,那一個快節奏的年月,依然歷歷在目。最后則是在合到了尾句上,也是對全詩的總結。原來的人生,未免過得“太匆匆”了,給人以無限回味之感。

              作品的成功地創作,定要謀篇布局,離不開日常的構思過程。那么怎樣才能做出好的構思呢?猶如帶兵打仗,看到一個景色,有了創作的沖動,有了靈感的瞬間,得去捕捉,然后再運籌帷幄,然后再排兵布陣,做到有條不紊,胸有成竹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五、煉字、煉句、煉意

              靈感的捕捉,需要用語言來表達的。要將眼里的物象,化成心中的意象,將瞬間的直觀,變成藝術的感官,就要通過詩歌的語言來表達出來。這種詩歌的語言,就是經過提煉后的藝術語言。這個過程,就需要“煉字”。比如李白寫的“黃河之水天上來”,明明是從地上來的,怎么會從天上來呢?這就是通過煉字后的藝術的語言,如果寫成“黃河之水地上來”,那還是詩歌的語言么?把“地”提煉成“天”,就這一字之差,就是“煉字”的過程。要將自然的語言,提煉成了藝術的語言,也就是“看山不是山”人生境界,但卻是很符合當時的心理描寫。所以就是詩歌的語言,是提煉后藝術的語言。

              “煉字”是對每個字進行推敲,不是選最美的,是要選最合適的。大家所熟知的“春風又綠江南岸”,就是王安石經過反復推敲,最后才確定了這個“綠”字,可謂煉字煉得相當精細。古人寫詩特別講究“煉字”,詩中的“詩眼”,就是煉出最傳神的字,就是煉字的結果。煉完字后,還需要“煉句”和“煉意”,就是對整句或者整首詩來說的。北宋劉攽在《中山詩話》里說:“詩以意為主,文詞次子。或意深義高,雖文詞平易,自是奇作。”所以,初稿形成之后,看是否能夠反映出詩的主旨,有沒有提升的空間?有時候寫完之后,覺得不行,就得推翻重來,或者放上一段時間,再到頭腦里進行加工,便可能有新的發現。這個過程,就是“煉意”的過程,將作品煉出新的意境,達到更加滿意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如三秦女詩人徐蘭君女士的《天蓬山寨漫步》:槐花邀曜日,煙柳鎖樓臺。風自身邊過,鶯聲滴下來”。前邊三句,都起著鋪墊的作用,寫出了眼所見,身所感,尾句則是耳所聽,這個聽卻不一般。是那悅耳的鶯聲,不是從高處“傳”下來,或者“掉”下來,而是“滴”了下來。既有有動態之感,又有滴水之音,這就是一個煉字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刊登在《陜西詩詞》今年第一期上,女子詩社的首任社長,王小鳳女士《北望長安》:

              白云山上望長安,霧靄沉沉水亦寒。引我慈悲傷大疫,哀其蹂躪恨新冠。

              無緣共守三更夜,有幸同存一寸丹。感念八方情意重,殷勤寄問數憑欄。

              西安疫情期間,作者一直居住在廣東,感念家鄉的疫情,寫了這首詩。據說作者幾經推敲,從煉字、煉句,到煉意,下了不少功夫。首聯一個“望”字,頸聯的“守”和“存”,都是煉的結果,特別是頸聯,寫的真切而動情,體現了一位遠在外地游子的家鄉情懷。

              文學家劉熙載說過“煉篇、煉章、煉句、煉字,總之所貴于煉者,是往活處煉,非往死處煉也。夫活,亦在乎認取詩眼而已”這就是“煉”的目的,要使作品更加鮮活,更加靈動,更加感人,從而提高作品的意境,盡力體現作品所要達到的主旨。

              詩歌的語言,是藝術的語言,要從哪兒來呢?一是通過平時的觀察,摸索,對靈感的捕捉,以及推敲而逐漸形成的。二是博覽,學習前人也包括今人的詩句,在學習中積累和實踐,夯實自我,開闊視野。人的五官都是感官,外界的事物,通過感官而來,進入大腦,大腦則是加工的機器,將這些感官得來的東西,加工成藝術的語言,再通過大腦的“謀篇布局”,生產出心中預想的藝術的語言來。作品的成功與否,要經得起實踐和時間的檢驗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六、和現實結合的創作理念

              時代已經到了當今的社會,豐富的詞匯,多彩的生活,無盡的語言,智慧的創造,是我們當今更加多元,更加鮮活。也積累了取之不盡、用之不完的語言寶庫。諸如網絡,手機,微信,高速,火箭,衛星,飛船,航母等等,都是現代生活與科技密切聯系的。時代在發展,語言自然也要發展,往往看到有些作品,還常常停留在柴扉,蓬門,竹笛,蓽戶,炊煙等層面上,似乎不這樣,就體現不出古體詩的味道。所以我覺得,這方面也得引起注意。下面不妨舉一個當今詩詞大家楊逸明先生的作品,請看他的《詠南湖紅船》:

              小小艙中幾立方,神州命運也能裝。如今海上多航母,不及紅船載重強。

              詩中的立方、航母、紅船,都是當代的新語境。把命運裝到船上,這個“命運”,不是個人的“命運”,而是整個中國的“命運”。作者使用通感手法,設喻新穎,使“不及”,便“紅船”和“航母”兩個迥異物象關聯起來,航母竟然不及小小的紅船,形成了巨大的反差,可謂意象新,構思新,立意新,不愧是建黨百年華誕的優秀作品,令人耳目一新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我們學會在這方面,也有很多優秀作品。大家都是從實踐中來,在實踐中體驗。既是社會生活中的個體,又是留心于創作中的詩人。其中有真情的流露,有對事物的觀察,有個人的見解,也有人世間的喜怒哀樂。如女子詩社張小紅的《卜算子●打工別》,這首我原先拜讀時都被感動了,所以自覺地寫了些點評。這里再次拿出來,以供大家欣賞。這首詞是:“一步一回頭,戀戀斜陽后。短聚還分豈忍分?淚濕春衫袖。休采路邊花,莫嗜杯中酒。努力加餐勿念兒,老小妻來守。”這是一首十分動人的好詞,詩人善于觀察,善于捕捉靈感,將丈夫在離別之時的神態,寫的惟妙惟肖。一句“一步一回頭”,一句“短聚還分豈忍分?”的設問,從而刻畫出人物的心理活動。在這樣的感情糾結中,她不忘記對夫君的諄諄叮嚀,不忘記留守中的擔心,以及對夫君的關心,寬心和愛心,聚集于一體。這寥寥幾句,將一位知書達理、溫柔賢惠的女性形象,躍然紙上,不能不使人感動得眼含熱淚。

              還有刊登在去年第四期《陜西詩詞》上,張曼利女士的《浣溪沙·雁鳴湖鴨趣》,寫的挺有情趣:“欲向平湖試腳丫,橋邊惹腦小麻鴨。莫非這里是您家?粉掌撥搖波影亂,綠衣撲打夕陽斜。轉頭把水吐成花。”詞的上半闕,寫出作者在湖邊故作試探,結果“惹惱”了小麻鴨,其實是注入了作者的心理因素,將物象換做意象。下半闕寫出了鴨掌撥波的場景,有著和唐代駱賓王“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”異曲同工之妙。

              作品有以“情”取勝者,以“奇”取勝者,以“特”取勝者,這首則是以“趣”來取勝的。所處的環境不同,采擷的景象不同,所表現的手法也不盡相同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作品根據不同題材,可寫成抒情、詠懷、詠史、詠物、邊塞、田園詩等不同類型的詩,景有遠近之分,物有虛實之別,語言有莊重、嚴肅、詼諧之妙,詩有含蓄、委婉、細膩之說,都是在創作實踐里,不斷地探索,不斷地提高,向更高處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什么是好詩?好詩不但自己要感動,還要感動讀者。要以情感人,以情動人。一篇文章,一首詩,首先得到大家認可,要有質量。有了質量,才會有生命力,才會有讀者。

              我覺得,省詩詞學會這幾年大家進步很快,如舉辦培訓班,群里的社課等,各種輔導等,都是促進共同進步的必要環節,值得慶幸。大家的優秀作品很多,我只是隨便彈了一點兒,不一定到位。文中的舉例都是女子詩社的作品,因為在和眾位女神交流。而《陜西詩詞》也刊登了不少女子詩社、女子詩社大賽,還有培訓班的優秀作品,我固然近水樓臺先得月,恕不能選得更多。因水平有限,錯誤難免不少,看法也存在著推敲的必要性,浪費了大家不少的寶貴時間,還望多多包涵,謹望多多指導!

              謝謝大家!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202256日  

              在線人數:265今日訪客數: 1081今日頁面瀏覽量: 6560總頁面瀏覽量: 21062147

              辦公室:66110906組織聯絡部1:66110720組織聯絡部2:66519540理論評論部:64029139詩教培訓部:66156739網絡信息部:66079545賬務室:66081124

              學會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三樓中華詩詞學會 郵編:100007 京ICP備1904443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337號

              《中華詩詞》雜志社:辦公室、發行部:64068289編輯部:64068468

              雜志社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二樓《中華詩詞》雜志社;郵編:100007投稿電子郵箱:zhscbjb@163.com

              技術支持: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詩詞云

              咪咕体育